返回

第5章 一触即溃 天汉之国

首页
报错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

丁进顶盔戴甲,上了马,提着枪,心里七上八下。金军昨日大败翟进和韩世忠,新胜之后,士气正旺。自己现在进攻,着实是拿不准。仅仅只是河对岸的五十人倒也罢了,怕只怕他们身后有大部队。自己一旦走不急,那可就大祸临头了。

马习在马上手举钢刀,对丁进道:“都巡,余欢已经带人过河了!我们不能久等!”

丁进深吸一口气,厉声喝道:“准备过河!昨日翟太尉新败,我们不可恋战。过河之后,立即把对面的金兵围起来,斩杀之后,转身回京城!若是走得迟了,金兵大军赶来,就害死众人!”

一众将领高声称是。

马习当先。呼啸一声,带着扎好的木桥,当先向村北小河冲去。

小山丘上,王宵猎手搭凉棚,看着山下的动静。见冯习当先向河边冲去,点头道:“丁都巡还是有章法。先派余欢过河绕后路,这边再渡河强攻,金兵如何抵挡?”

邵凌道:“小舍人说的是。金人都是骑兵,若是正面渡河,走了反倒追之不及。”

一边解立农道:“若我是对面金人,就不恋战。点起所有兵马,直冲过河去的余欢。余欢不过三百人而已,未必能留得下金人。”

邵凌点了点头:“当是如此了。看对面金人正在集结,想来是要去攻余欢。”

王宵猎注视着山下情势,也觉得如此。丁进近两千兵马,一旦与金兵混战起来,五十金兵根本无还手之力。还是要趁丁进大军未过河的机会,直冲余欢,准备撤退才好。

河对岸,兀颜上马,看着手下集结到自己的周围。高声道:“上游有两三百宋军过河,想要绕击我们后路。不消说了,儿郎随我杀过去。杀散他们,等桓端郎君到来。大军到了,我们再追杀宋军!”

一众金人齐声称是。

正在这时,马习已带人到了河边。众人一声呼喊,把扎好的木排推倒,就搭了一排桥出来。这条小河不宽,马跃可过。木排放倒河面,登时成了坦途。

兀颜正要带兵去冲余欢。听见喝声,回头一看,见马习带着数百宋军正在渡河。马习一马当先,手里舞着双刀,大声呼喝。

见宋军阵形散乱,兀颜道:“这些宋人委实可恶!儿郎们,结好阵形,且随我去杀一阵!我们人少战人多,最怕混战!都不可走散了,依命行事!”

自金人兴起,先灭辽,再破宋,几乎未尝一败。此时士气正旺。五十人战宋军,所有人都还是信心满满。听了兀颜的话,一起称是。

马习跨马过河,行过几十步。猛然一抬头,却见前方的金兵并没有离去。结成一个楔形,掉转了马头,突然向自己冲了过来。心中一惊,急忙停住了马。

金兵本来就离河不远。顷刻之间,两军就离得近了。

兀颜当先,看前方宋军已不足百步。一声大喝,拿了弓起来,搭上了箭。脚下一催,那马如同风一般向前。转眼之间,就离得近了。

马习还没有看清,就听见“叮”的一声,自己胸前一

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。>>>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