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科幻传奇

首页
碧绀 [原神]没有神之眼不配谈恋爱么?
赛诺、公子、迪卢克、帝君、小鹿、海哥、魈上仙、流浪者、家主、凯亚亚、典狱长已完成,小提进行中。没有神之眼的原住民是否能在提瓦特大陆获得纠缠之缘?一些普通人和原神角色谈恋爱的可能性,章节顺序未定,提要和真实内容可能不同。【一】沙漠玫瑰:赛诺*教令院师兄(已完成)虽然黑皮白发红瞳确实很戳你的喜好,明明害怕地手在发抖却还故意装出的恶狠狠的样子也很可爱,还有头上那个意义不明的长耳朵也让人很想摸...但你还是向对居勒什老师说,不要把私生子扔给我带啊,可恶!什么,不是私生子,是祭司之力的试验品?等等,大风纪官在哪里,我要举报!【二】抽刀断水:公子*千岩军统领(已完成)千岩军里大都是没有神之眼的人,但依旧可以保护璃月千百年来不受侵害,因此你从不认为神之眼是必须的。为了证明求武一事无需神的青睐,你对至冬来的执行官发出了比武的邀请。所以打架打上头了又喝了几瓶火水,发生了些不该发生的事,也是可以谅解的对吧...【三】暗夜微光:迪卢克*贴身男仆(已完成)窗外传来了敲击声,你熟练地打开窗扇,让你的主人钻进休息室。西风骑士的脚步声逐渐接近门口,你依旧有条不紊地为主人脱下染血的外套,换上合身的晚礼服,打上配有红宝石的领结,戴上一尘不染的手套。在确定迪卢克老爷一身打扮光彩亮丽,毫无破绽之后,你打开房门,和主人一同走了出去。在西风骑士暧昧的目光中,你镇定地将染血的外套挂在臂弯。解开两粒纽扣的脖颈和带着褶皱的衬衫足够引人遐想,因此不会再有人注意你手里脱下的外套。今天又是万能男仆成功的一天。【四】神婚神葬:钟离*祭品/小寡妇(已完成)六千年前。你揭开盖头,低着头看向眼前的神台。局限的角度让你只能看到庞然大物的…尾巴?似鱼有脚,似蛇有鳍。非人之物。你在这一刻异常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位新生神明的本质。而你,则是祂的新娘。六千年后。旁观完送仙典仪,你推开往生堂的大门,对着年轻的堂主拍下了两箱摩拉:“麻烦为我的亡夫办理葬仪手续,要最高的规格的,钱款不必担心。”有着奇特瞳孔的客卿闻声从屏风后转出,用深邃到恐怖的眼神看着你,沉声问道:“不知客人的亡夫是…”你并未抬头,没有注意到客卿与你亡夫眼睛的联系,只是玩弄着指甲,轻飘飘地回应:“政治联姻的糟老头子罢了,好好送他一程,也算是尽了夫妻义务吧…”【五】深夜食堂:鹿野院平藏*料亭老板(已完成)门口的风铃叮铃铃响起。你抬起头,无语地将食材放下,看向挥手走入的少年:“...所以您为什么又来我这里了啊,鹿野院同心。我这里真的只是家普通的料亭,没有什么特...”“啊啊啊救命!这个人突然倒下了!”“...请进,今天也麻烦您了,”某位熟客的叫喊让你咽下了未说出口的话,恭敬地拉开门,你将笑嘻嘻的天领奉行同心迎了进来,“今天想吃什么?天妇罗、或是可乐饼?”早就准备好的食材、特意空出来的餐桌,还有手指被高温的油烫出的水泡,鹿野院平藏迅速地扫过你身上的破绽,露出高深地笑容:“哎呀呀,那就麻烦老板了。”【六】囊中之物:艾尔海森*教令院大掌书(已完成)你是须弥有名的学术世家长子,被父母安排,在智慧宫任大掌书。在虚空出现之后,愿意来智慧宫查看实体书籍的人很少,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知论派的艾尔海森——每日占据阳光最好的位子的少年。他看了所有你年少时读过的书,在你的笔记下留下了自己的评论。所以你愿意为他开放禁书、愿意在深夜纵容他在智慧宫过夜、甚至愿意偶尔在他桌上留下早餐,在他看不见的时候。你喜欢他,但这和他无关。直至阿扎尔大贤者倒台,你的家族被连累。为了稳固家族荣誉,你的父母希望你与风头正劲的学术新星组建学术家庭。而相亲会上,代理大贤者翩翩而至。——艾尔海森一直相信,既然是属于他的东西,什么时候查看都一样。就像已学会的知识一样,到手的东西跑不了。【七】罪业深重:魈*采药人(已完成)和降魔大圣相识、相知,你从未后悔。即使夜叉身上的业障让身为普通人的你缠绵病榻。直至有一天,目睹魈在你咳出鲜血后,痛苦而自责的表情,你才终于意识到你的罪业深重,后悔莫及。拖着病弱的身体,你跪在金色瞳孔的神明脚下,祈求神明抹去魈的记忆。你的愿望实现了。但神明为魈留下了一丝希望。百年后,许久未踏上璃月港的降魔大圣在升起的海灯中看到了你。这是你们的初遇,和重逢。【八】对酒当歌:流浪者*酒鬼作者(已完成)你在稻妻救了一个小鬼。为了报恩,他决定免费为你打工。结果不是因为走神导致奖金被偷,就是被人忽悠地捐出了稿酬。看着你口袋里越来越少的酒钱,你狠下心把他扔给了须弥城里貌似认识他的黄毛和白飞飞。结果当天晚上你就被人堵在了酒馆中。看着眼前漂浮在半空中,嚣张地抢过你的酒瓶嘲讽你的人,你只想问:少年你谁?那个过分礼貌的小鬼呢?【九】终末之地:绫人*狐妖神官(已完成)一开始可能是同病相怜,明明是社奉行的少主,却和落水狗一样的自己一样失去了一切,所以忍不住伸出援手。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小狗的目光不在纯粹了呢?神子总说,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,不要和人类深交。社奉行的现任家主却对你说:“不必担忧,若我离世,绝不会留你一人孤单在世上活下去。”【十】往事如风:凯亚*旧蒙德贵族(已完成)父亲慌忙地冲进了你的房间,告诉你西风骑士团到访的消息。你无奈地叹了口气,放下手边的公务,起身接待例行检查。说起来还要感谢投身西风骑士团的优菈,这些年来你的家族收到的恶意不再像过去一样多…嗯,除了总是来找茬督察长伊洛克...你走到大门外。全副武装的监督长轻蔑地看了你一眼,以“听说劳伦斯家里藏有违禁药品”为由,要求搜查你的庄园。你无奈地点点头,谁知伊洛克又得寸进尺地要求搜你们家人的身。你皱着眉头,手指微动,正准备将手套扔到那个讨厌的男人脸上。蜜色肌肤、带着单边眼罩的男人轻握住你的手,将你半搂进了怀里,对着监督长轻佻地说:“这就不用麻烦您了,我会亲自一寸·寸地检查劳伦斯大人身上的。”【十一】玫瑰战争:莱欧斯利*重刑犯(已完成)旅行者和派蒙打探梅洛彼得堡的规矩时,某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守卫和犯人这样警告两人:“不想莫名其妙消失的话,就别惹灰河。”经历了护士长做肉、枫达当血等诸多乌龙之后,旅行者和派蒙本以为这个规矩也是谣言,直到他们看到灰发青年拉着莱欧斯利的领带,将他按在墙上亲吻后,往他饱满(划掉)的胸口塞了几张特许券。于是下次给新犯人讲解的时候,派蒙煞有其事地抱着胸,苦口婆心地告诫道:“别惹灰河。”【十二】丛林之歌:提纳里*健康之家医生(进行中)你是健康之家的实习医生,听说雨林有学者陷入昏迷,你被老师派去前往支援。顶着大雨小心翼翼地走了大半天,你还是陷入了蕈兽的包围。眼见岩蕈兽旋转着冲你冲过来,你瑟瑟发抖地闭上眼,准备迎接生命的最后一刻。就在这时一道破空声传来,你颤抖着睁开眼,一条松软的尾巴映入眼帘。“前辈!”你瞬间认出了来人,一把扯住巡林官的衣角,眼角流下了死里逃生的泪水。“笨蛋,”气喘吁吁的巡林官气得耳朵上的毛都立了起来,指着你的鼻子骂道,“没有我跟着就不许进丛林,和你说了多少次为什么就是记不住!”【十三】笼中之鸟:托马*歌舞伎演员作为稻妻最有名的歌舞伎演员,你的表演有时也会迎来不受欢迎的观众,比如现在。一身外国佬打扮的油腻商人讪笑着伸手想要抚摸你的头发,被你用扇柄狠狠打在手背上。不等来人呼痛,你开扇遮在嘴边笑道:“这位大人,下次来稻妻前最好先学学规矩。随便招惹地头蛇的人,小心不能完整地离开稻妻哦。”【十四】弥天大谎:卡维*职业女装骗子初次见面时,你穿着沙漠特有的轻薄纱衣,裸露着小麦色的手臂和大腿,向前倾着身,丰满的胸部(假)若有若无地露在空中,祈求道:“求求您了先生,只要您愿意出钱救下我父亲,我、我可以以身相许。”过了很久之后,你才知道建筑学的基础是美术。画过无数次人体石膏像的建筑师先生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就判断出了你的性别,但他依旧将身上的钱全部交给了你。和之后的无数次一样,他心甘情愿被你欺骗。【十五】陌上花开:万叶*友人的弟弟你有个秘密。你喜欢你哥哥的好友。他曾和哥哥结伴同游、潇洒人间,也曾为你取回哥哥失去颜色的【神之眼】。他说要代替哥哥,照顾你。你和他之间,永远隔着哥哥。但没有关系。总有地上的生灵敢于直视天上的雷光。也总有人愿意温柔的长久等待。【十六】牧鹅姑娘:阿贝多*童话书作者明面上,你是蒙德城的幼教老师,最头疼但最上心的是叫做可莉的学生。暗地里,你是提瓦特有名的童话作者,最喜欢也最熟悉的插画家是叫做白垩的老师。某天,你在给白垩的信里抱怨:将这么小的孩子关在禁闭室,可莉的监护人实在太不称职了。隔天,白垩回信:十分抱歉,但或许你愿意和这位监护人一起,建立适合可莉生活的家庭?【十七】风归之地:温迪*残疾美人你是一名风之翼的制作者,但你从未体会过飞翔的快乐,因为你的双腿不良于行。在蒙德,这个所有人都崇尚自由的国度,连出门都需要陪护无疑是件痛苦的事情。好在你还可以在吟游诗人的歌里,看到壮丽的龙脊雪山、美丽的摘星崖,体会各种各样的冒险。“需要休息的时候,欢迎您随时回来,”你笑着对抱着竖琴与你告别的绿衣少年说,“我会永远期待您下一个故事的。”如何困住一阵风?为他准备一个自由又温暖的家。让他在疲惫时,亦有归处。【十八】病入膏肓:白术*盗宝团老大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那救坏人的命呢?”你踩着白术的肩膀,挑衅地问道。“凡是来【不卜庐】求医的,我都会一视同仁,尽力救治,”并不受你的影响,他将绷带缠在你汩汩冒血的脚腕,温和地回答,“你也不例外。”“...没意思,”忽略长生气愤地嘶嘶声,你站起身,“还是直接动手符合我的爱好。”盗宝团从林中冒出,团团将白术的药坛围住。你将双刀抗在肩头,歪着头:“同行相见,分外亲切。”双刀飞舞,收割一片惨叫。你挑眉笑道:“各位朋友,医馆经营不易,多留些买命钱来吧。”【十九】愚人游戏:林尼*贵族人夫(临)嫁给贵族老爷的当天发现他心头有弯白月光怎么办?忍辱负重、卧薪尝胆,让他感受到你如空气般不可或缺,如白莲般清纯不做作,然后跪在你脚下求你回家?——哈哈哈,脑子有病吧?德波大饭店的角落,拉着近期风靡枫丹的魔术师先生的领结,你弯着唇角亲了上去:“——一晚十万,包月加倍,搞死我老公遗产平分,如何?”——俗话说的好,富婆奶狗,天长地久!阿哈!【二十】心怀鬼胎:一斗*天领奉行同心(矮)屡次将荒泷一斗抓入监牢,你自认和红角鬼族算是不共戴天的敌人。但在即将被海乱鬼斩伤手臂的时刻,红鬼挺身而出,护在了你的身前。看到荒泷一斗挡在你身前的宽阔背影,你的心跳空了一瞬。下一秒,你听到他大喊:“这个女人只有我荒泷一斗大爷才能打败!不许随便对她出手!”你抬腿对着红鬼的腰就是一脚。荒泷一斗!老子长得矮就是女人么?你的眼睛是喘气用的么??【二十一】安魂弥撒:那维莱特*歌剧演员你是被称作枫丹瑰宝的歌剧演员,凡有演出上映,必定座无虚席。卑劣的弄臣、可悲的骑士、浪荡的贵族,你在欧庇克莱歌剧院扮演了无数人,甚至有人称,你的歌声能感动世间万物,连天空都会为你降下雨水,哀戚舞台上你的命运。无数贵族追捧你,为你送上宝石,许多粉丝爱慕你,为你采来鲜花。他们不知道,真实的你并不喜欢这些。——那你喜欢什么呢?坐在沫芒宫的会客厅,为美露莘们签好名,你对着终于结束工作的大审判官露出笑容:“那维莱特先生,今天天气很好,所以要答应和我结婚么?”【???】博士*天才学者你是教令院五百年来最成功的学者,被誉为【教令院之光】;你是同时期所有学者头上的阴影,是他们追不上的风。“赞迪克,你的研究,毫无意义。”你曾对某位被逐出教令院的学者这样说。百年之后,你惊讶地发现这位理应属于【人类】的学弟容貌未改,还拥有了远超人类的能力。“学长,如今,你还要说我的研究毫无意义么?”指着哀嚎的试验品,和挣扎着向你求救的孩童,他带着笑容问你。“...你知道上一个【切片】,半年前就是这样问我的么?”———有人说:“有趣,看来年轻的【我】对【爱情】的期待超出预估值,那如果杀掉你,【我】会有什么反应呢?”又有人说:“那你愿意为了我,杀掉【你】么?”凡人无法理解天才,天才无法与天才共存。但疯子,或许可以与疯子,短暂共鸣。【???】富人*破产少爷你年少的时候,曾以为金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。现在长大了,才发现确实如此。你冷漠地看着父亲跪在你的脚下哀嚎,祈求你为了家族,献身愚人众。黑色卷发的男人步履轻巧地走过,双手交叉,温和地问道:“少爷,您现在还认为当年为了钱出卖我,是正确的么?”你抬头看向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。当年璃月港里、天真的想要挑战神明权柄的蠢货,和现在你眼前、冷血的赚取沾满血与泪的钱财的资本家。截然不同的形象在你眼前合二为一。“抱歉潘塔罗涅,我以后会一直、一直忠诚于你。”你贴进他的怀里,故作忏悔地拥抱着他,赐予他过去从未有过的温暖。他看不见,在他的怀里,你露出轻蔑的笑,心想:不过你最好祈祷,你能一直有钱下去。立意:作为普通人在原神世界的日常生活中发现自己的价值和意义,并获得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明桂载酒 我就想蹭你的气运
【本文实体书出版相关信息请关注@明桂载酒】 【漫画已上线,@快看漫画】 赵家人认回了明溪,却处处偏袒假千金,说明溪不如赵媛善良,不如赵媛优雅。 明溪并不在乎,依旧努力想讨唯一的家人们的喜欢,即便他们说这是在和赵媛争抢。 直到,她因绝症暴毙而亡。 发现赵媛才是气运之女,自己只是这篇文里作恶多端下场凄惨的女配角。    重新回来的赵明溪心中拔凉拔凉,哪里还管什么家人不家人,去他妈的家人,去他妈的未婚夫,她立刻就收拾行李远离这一家人,去完成系统“和时髦值高的角色做朋友”的任务,苟命去了。    她走后,家中猛然冷清。 按道理说,该舒心不少的,但—— 父母、冷漠兄长、暴躁小弟、被她追逐惯了的沈厉尧却怎么,相继感到……不习惯起来? * 赵明溪为了避开绝症活下去,不得不去蹭傅氏太子爷身上的气运。 这位太子爷每次看到她,明明耳朵快红得滴血,还要装出酷炫狂霸拽的样子:“你能不能别缠我?” 第二天赵明溪就真的去找别人蹭气运了。:) 一次宴会,赵家人和沈厉尧眼瞧着明溪美丽漠然,没有半点要回头的意思,都坐不住了。 正要走过去,却被破成两边、纷纷恭敬让道的人群给一下子推搡开。 傅氏太子爷从尽头走来,一把扣住明溪的手腕,小狼狗头低了下来,委委屈屈:“给你缠还不行吗?” 所有人:?! 很久很久以后,得知真相的傅阳曦的心很痛—— #我以为你要追我结果你只是想蹭我的气运# #我把你当未来老婆你把我当wifi热点???# #当wifi热点也行老婆你能不能看看我!# 【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,作者专栏求收藏!】 预收于2019/07/08已截图 ====================== ====================== 下篇文修罗场类型,求戳进专栏收藏一下:《要打去练舞室打!》 一觉醒来,宋翘翘猛然得知所处的世界是一本穿书文。 自己老爸收养的两个少年,原来都是豪门走失的独子: 乌发黑眸看起来乖巧无比的那个会长着长着就歪了,成为本文最大反派。 性格阴郁腹黑深沉的那个本来就歪,日后也没好到哪里去,是本文心狠手辣的男主。 两人日后自相残杀、两败俱伤,而且还波及到了自己全家。 看过结局的宋翘翘眼前一黑。 周一三五对弟弟疯狂灌输世界是如此美妙,努力用爱感化他。 周二四六把女主推到男主身边,让女主努力用爱感化他。 …… 一年后,眼见未来的病娇大反派和阴郁大男主逐渐和风化雨,关系也日渐兄友弟恭,宋翘翘心中一喜,这事情成了。 她分别塞给即将回到豪门的反派和男主一笔钱。 “你可以回家了。 “你可以带女主私奔了。” 反派弟弟微微一笑:“好。” 男主神色一变,盯着她,不动声色也说:“好。” 宋翘翘欣喜。终于能把这两尊佛送走了。 几小时过后,宋翘翘发现双手缚绳,两眼蒙布,从疾驰的私奔豪车上的麻布袋子里醒来的竟是自己。 男主揉了揉被她靠得酸疼的肩膀,一张俊脸冷冰冰。 而反派弟弟家族的车已经横在前方,随时打算抢人。 ???? 自相残杀导火线竟是她自己? #你们不要打啊,要打去练舞室打!(不是)#
priest 太岁
“如果有选择,我只想做红尘中一只小小蝼蚁,懵懂而生,庸碌到死,在金平城的大雾下,终生不见天日。 好过这条通天的歧途。” 蒸汽朋克修/真/世/界/观。 十一点左右更新,不更挂请假条。 排雷:又臭又长。 内容标签: 幻想空间 魔幻 科幻 古代幻想 正剧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奚平 ┃ 配角: ┃ 其它: 一句话简介:成神之路

科幻传奇列表

下一页 尾页